會員登入

臺灣之美

台中人的Super Race山道~東卯山

2016-11-06 -by 運動小編 107 0

近年來國內山徑越野跑風氣漸盛,我個人也偏愛山徑越野這種帶有點冒險精神的跑步運動。第一次實際投入這項運動,是從2013年林義傑所舉辦的SuperRun(現更名為SuperRace)開始。那是一場極地超馬賽事,全程採用自給補給的方式進行,選手需背負裝備,穿越古道山林、橫越溪流,跑過寂寞公路,頂著星光,聽濤夜奔,夜渡九鵬大沙漠,掠過遼闊的大草原,再深入珊瑚礁叢林,直到你回到文明的懷抱。

 

 

 

自SuperRun後,就此愛上山徑越野跑,沒事就經常蒐羅中部附近山區路線,從山區產業道路到郊山、中級山山徑都有。其中最令我喜愛的就屬-東卯山了!從2014夏天開始,我幾乎每個月都要造訪一次東卯山。由於季節變換,每次造訪都有不同的收穫!

 

 

東卯山位於谷關風景區一帶,是知名的中級山-谷關七雄之一。谷關為泰雅族的傳統領域,至今仍有好幾個部落在此守護著山林。東卯山步道全長6.7公里,最高點位於海拔1690.5公尺處,頂峰設有三等三角點。峰頂平台遼闊,可360度展望,為七雄中展望最佳,同時也是七雄當中較為平緩的一支。一般登山徒步來回約需6-7小時左右,越野跑則需3-4小時,是相當不錯的路線。東卯山步道與德芙蘭步道共有兩處交會處,可做O型路徑環繞,但目前德芙蘭步道因颱風損壞封閉,至今尚未重新開放。

 

 

抵達登山口後,迎接你的是由岩石壘起的階梯,之後就是可以撒腿起跑的山徑土路。步道前段原為台電的保線道路,沿途會經過三座電塔。後段則是由林務局依著山勢修築的「之」字型山徑,山徑寬闊且較為平坦,也因為是「之」字型路線的關係,沿途會發現很多登山者自行開拓的陡峭捷徑。

 

 

起登後5百公尺,即與德芙蘭步道第一次交會,沿途山徑開闊,路況時緩時陡,可肆意的邁開步伐奔跑起來。快到2公里處時,會先經過步道唯一的一座涼亭,然後再與德芙蘭步道再次交會,若時間許可,回程可在2公里叉路處,O型環路線跑一圈,增加訓練強度。

 

 

 

我們在泰雅的領域裡穿梭,想像穿越時光,想像變身成為古時泰雅勇士,縱身飛躍在山徑間,身邊都是活意盎然的生物,樹在呼吸,花兒在交談,鳥兒在嬉鬧。現實裡,在山的另一邊,人們帶著孩子在人造的假山裡看著花草,在圍著鐵籠的監牢裡看著動物,人造的假物圍困著大自然,而他們卻讚嘆著這虛偽的美麗,我無法理解這種讚嘆。我只想真正的深入山林裡,踏著古時獵人的足跡,翻越山嶺,在荒野裡與真正的大自然同在。荒野不荒,山林裡環顧四周,遍地生意盎然,此時此刻是人類與大自然的最深層交流!

 

 

每當我停下腳步,用手觸摸已經存在地球上數千萬年的岩石,我總能感受到它的顫動。當我撫摸著老松的軀幹,我能感受到它的呼吸,陣陣山嵐吹來,帶著潮濕清新的空氣劃過我們的臉頰,我們掠過一道由五葉松夾道歡迎的狹窄山徑,腳下踏著盡是柔軟的松針地毯。當雙腳輕輕的劃過山徑的泥土,綻放在眼前的是一抹強烈的陽光撒在絕壁斷崖的小徑,頓時的乍現,點燃了我們的冒險靈魂!

 

 

 

 

 

沈浸在大自然的壯麗之中,經常讓我們已經不知不覺的跑過了6公里山徑,隨著山勢越來越陡峭,最後的5百公尺,沈重的呼吸節奏伴著我們,我們用繩索攀越絕壁,閃身跨越過比人還高大的巨石,巨石群們似乎在千萬年前就已經在此等待著我們,用最親切的排列夾道歡迎我們,再掠過一小段稜線土徑後,抬頭仰望看到軍用反射板,那就是我們今天的最高峰頂-東卯山!

 

 

 

最後一段如堡壘般層層疊起的亂石堆,像山裡精靈刻意安排戲弄,考驗著我們手腳協調能力,我們迫不期待的手腳並用,胡亂撥著岩石,迫不期待的攀爬來到頂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宛如天空之城般的東卯山頂峰,有著360度開闊的好視野。遠眺中台灣的母親河,大甲溪用千萬年的時間,在群山中劃出了一道蜿蜒的河道,孕育了無數大地的生命。在天氣好的時候,八仙山、馬崙山、唐麻丹山、稍來、鳶嘴、屋我尾、大雪山群山環繞,盡收眼底。

 

 

惟360度美景不是每每可得,12月份的再次探訪,濃重的烏雲佈滿天空,彷彿在向我們宣告這次旅程的艱辛。猶豫籌促了十幾分,太陽又露出笑臉,在這陰時晴、偶陣雨的多重歡迎儀式中,我們選擇去探訪它,山巒疊層,雲氣氤氤,如處仙境一般的不同相貌。

 

 

記得第一次跑東卯山,從登頂後返回的路上,因為疾速的奔跑而誤入捷徑,直到偏離主路徑一段時間後才發現地面的植被變茂密了,路跡變得模糊了,與上山時的映像也不同,但仍然每隔數公尺後,就可以再看到登山布條。

 

這些布條如同魔咒一樣,不斷的驅使著我們這一群迷途羔羊,繼續的往前行,雖然直覺已經偏離了原本的山徑,下山的路需要拉著樹枝才能小心的滑行,卻仍相信,這只是另一條人煙罕至的山徑而已。但我心中不免有著迷路的打算,想像我們遺落在山野中,孤寂的山徑雖有萬物的陪伴,當夜即將接管白天,恐懼接管喜悅,再也看不清方向,迷路巨大的陰影投射在你心中,就像一擊重拳打在你的腦門上,一陣暈眩!

 

忽地一陣轉折後,前方草叢騷動,一位輕裝的山友正低頭的往上攀爬,我心中燃起一份小確幸「還好沒迷路」,正準備與他打招呼,探問此山徑的終點時,他猛的抬頭,從艱苦攀爬而扭曲的表情中,露出古怪的眼神,眼神中似乎訴說著我們不應該出現在這地方啊!我用極盡驚嚇的口吻大喊一聲,「你為什麼在這裡」,似乎他才是”不速之客”般的回應他。

 

他露出詭局的表情回應:

「你們怎麼也從這邊下來?」

我著急的反問:「你怎麼又爬上來?前面沒路嗎?」

「前面已經找不到路了,我已經下降很久了」。

 

原來這是我們另一位先行跑下山的隊友泛泛,他也誤切這條,一開始有很明確路徑的山徑。跟著魔咒一路滑降至此。天空中仍舊飄著細雨,豆粒般大的雨滴從葉子上紛紛滴落,滴答的撞擊聲,擊落我們最後一絲的自信。我們確信:

 

「我們迷路了!」

 

此時我們只有輕裝,有些人已經略有失溫的感覺,往回折返的山勢接近70度那麼陡峭,而且偏離路徑已經下降超過1個小時,上攀勢必超過這個時間。大家聚集商議是否繼續下切,或是原路折返找回原有步道。

 

我們下切的位置,正面對著台8線,但已經偏離谷關大道院一段距離,可以確定的是,一路下切一定會接到台8線,只是距離與山勢問題,因為可以很清楚的聽到車輛往來的聲音。我打開手機的GPS做定位,確認我們的想法是對的,研判繼續下切,若順利的話約需要1個小時左右。最後決定繼續以半走、半滑的姿態下切,約40分鐘後接到一條步道,我們取左轉往谷關方向跑去,最後從另一頭的德芙蘭步道接回台8線,結束驚險的迷路之旅。

 

之後幾次去東卯山,才發現他的捷徑相當多,在此告誡跑友們千萬不可貪圖便利走捷徑,因為它將可能會把你帶到絕境深處。

 

 

 

交通資訊:

 

開車走台8線往谷關方向,將車停在谷關大道院停車場。外地好友前往,可搭乘高鐵至烏日站下車,搭乘153副「谷關新幹線巴士」,在谷關大道院下車。谷關大道院亦有提供免費大通舖住宿與素食自助餐,遠道的朋友,也可考慮在大道院住宿一晚,隔日清早再安排跑山。東卯山登山口位於大道院停車場旁的產業道路內,至此需再走1公里才能抵達東卯山的登山口,這一段水泥產業道路,剛好可以用徒步的方式當做跑前暖身段。

 

山徑野跑禮儀宣導

 

因山徑步道不比公路寬敞,大多狹窄只能一人通行。所以請跑者可以一同關心注意以下幾點:

1. 跑者欲從後方超越前人時,請先放慢跟隨一段,等待前方徒步登山者找到可停歇的位置,再超車。切勿突然閃身超越,除了沒有禮貌外,往外側通常是懸崖,跑者一不小心可能因此墜落山谷。

2. 下坡時,若與登山者正面遭遇,請先提前放慢速度,不要衝到登山者前才停步,這樣會給登山者造成強大的壓迫感。萬一跑者剎不住,兩人撞在一起,很可能會一起跌落山谷。

 

3. 永遠別忘了說:請、謝謝、對不起。

 


 

撰文/攝影:笑傲糨糊

 

資訊提供: 鐵腿鐵人戰鬥補給

平台僅提供賽事訊息,如有任何問題,請至聯絡我們留下您的問題,我們將有專人為您解答

延伸閱讀